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  私立银色监狱学院第2部1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私立银色监狱学院第2部1

字数:9902



 「呀啊啊啊啊啊-」

  碰!

  男孩躲在房間裡,突然門被踢開,一個穿夏威夷襯衫的中年男人闖入,一手抓著自動步槍,一手抓著一個妙齡女孩進房間。他下半身赤裸,陰莖直挺挺地在空中晃著抖著。女孩身穿發黃的白洋裝,徒勞地不停掙扎。男孩看見他們進來,瑟縮地躲在角落。

  咚!「唔呃嘔嘔!」乓!

  掙扎中,女孩冷不防被男人用槍托擊中肚子,跪在地上乾嘔。
 「不識好歹!」

  啪!「呀啊啊啊啊啊!唔呃!」

  男人用力地踢在她臉上,接著又在她的陰部用力踹了一腳,女孩登時喪失行動能力,倒在地上不停扭動。男人把女孩摟腰抱起放在桌上,撩起裙子便插入。

  滋!啪!啪!啪!啪!啪!啪!

  女孩在桌上被幹得全身前後搖動,朝上的臉無力地垂下,鼻孔朝天一前一後,口水流進鼻子,鼻涕跟嘔吐物流向眼睛,眼淚沾滿二彎清秀的眉毛。男孩躲在角落,跟女孩視線相對。

  一前一後-一前一後-

  像是看著天空跳躍著,少女被股間的陽具撞得朝向少年一下又一下地晃動著。

  呼噠噠噠噠--

 「是誰的直升機?管它的,老子射完再說!」男人緊抱少女,股間又加速了。從男孩的角度,可以從桌子下看見血絲混著尿液順著男人的大腿流下。

  啪!啪!啪!啪!啪!啪!

  女孩像個殘破的人偶,由股間的男人控制著開關,身不由己地向少年跳躍著。

  呼噠噠噠噠噠---

 『就快到目的地了!』「收到!」從耳機傳來女駕駛員的聲音,武裝人員馬上發出回應,也是個女性。「就快到卡科特村了。我再重複一遍任務!妳們只有十五分鐘的時間,進入目的地後迅速鎮壓武裝份子,收容目標村民後立即離開!知道嗎?」

 「知道!」在她面前齊聲回應她的,是約三四十個女性武裝警察。武裝警察的防彈衣宛如迷彩緊身衣,將身體的曲線展露無遺。帶隊的隊長胸前豐滿,腰如細柳,有著姣好的身材。她們的肩膀上電鍍著聯合國的標誌,標示著她們是屬於聯合國的維安鎮暴警察。

  機尾艙門緩緩降下,駕駛員開始倒數。

 『五,四,三--』

 「出發!」

  隊長帶頭往前跳下,成一字型在空中自由落體。地面上冒出一朵火花,一顆針刺飛彈拖著尾霧升起。她回頭,看見她的隊員緊跟在她身後,針刺飛彈在靠近直升機的空中突然失速打轉,飛到附近的空中變成一團煙火,載著她的直升機與其後的另一台直升機開始拉抬機體高度。

  透過頭盔上儀表板顯示的高度,隊長看見地面上又開始亮起點點星火。她看見子彈筆直往上飛來,有的打在她身上無力地落下,有的掠過她的耳際。即將降落在地面上的時候,隊長翻了個身,帥氣地以跪姿落地,隊員也紛紛跟著完美地降落。薄如一公分厚的緊身衣,從三千公尺高的空中一躍而下,不需要任何減速裝置也能完全吸收衝擊力,這就是 2120 年代聯合國維安部隊標準配備的防彈衣。
  子彈如雨點般飛來,碰在防彈衣上瞬間失了速度,無力地掉落在地上。部隊如鬼魅般散開對武裝份子進行鎮壓,槍聲快速地從村莊各處一一消失了。

  呼噠噠噠噠噠---

  直升機降落在廣場上,機身大大地印著聯合國維安部隊的圖樣。
  啪!啪!啪!啪!啪!啪!

  房間內,男子貪求著女孩的身體。不顧到外面往來的戰鬥,男子終於感受到精蟲衝腦的快感。

 「幹,射死妳,射死妳!」

  碰!

 「幹!受死吧!婊子!啊----」

  男子正要享受著射精的快感,突然房門被爆破,方才拔出來對門外開火。他正在射精的陰莖也拔了出來,子彈打在來人胸脯上無力地落下,精液射在她的頭盔上順著流下來。下一秒,男子的胸口中了警察的電擊槍,癱倒在地上。被電攤的男子的精液不由自主地激射,射在突入的隊員頭盔、胸脯、股間、大腿間到處都是。

  乓!

  男子在倒下前因為電擊的戰動而扣下了板機,子彈從女孩的陰道射入,從口腔噴出來,打進男孩耳邊的牆上。鮮血從陰道與口內汨汨地流出來,這一幕把男孩驚呆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

  滿身精液的女警上前把男子的武器踢開,男孩在角落抱頭慘叫,女警的隊友在這時衝進屋內。

 「屋內已鎮壓,發現目標,現在立刻收容!」

 『時間快到了,馬上撤退!』

 「收到!」

  報告的女警朝著男孩衝過來,驚得他連聲尖叫。

 「沒事了!沒事了!你安全了!」

 「不要過來!不要殺我!」

  男孩聽不懂她說的話,只管四處逃竄。女警追上他,攔腰把他抱起。男孩儘管拳打腳踢,絲毫動搖不了箝住他的女警。

 「副隊長,妳怎麼了?」

 「我電擊那渾球的時候,他居然正在射精!」

  隊員發現副隊長身上的精液,連忙轉身,「把機上的那台中子顯像儀拿過來!」她把副隊長身上的精液徹底掃描過,確定沒感染性才放心。

 「副隊長太放蕩了,連出任務都要人家射在身上!」隊員取笑她。
 「妳還說!丟臉死了!」副隊長走上空降她們的直升機,連忙脫下緊身衣,赤裸地站在機艙裡。「還有防彈衣嗎?」

 「沒有了,副隊長!」

 「真倒楣!」

  廣場上,三四十個孩子正在女警們的引導下從尾門走上另一台直昇機,男孩是最後一個,隊長直接把他抱上直升機。

 「走吧!」

 『收到!』

  男孩一被放下,立即與其他孩子一同瑟縮在機艙角落。四個武裝警察拿著嚇人的武器,第五個又是他們的首領,看著機艙門緩緩上升最後闔上,孩子們逐漸失去生存的希望,其中比較膽小的女孩子突然哭了起來。

 「別怕,你們安全了!」隊長走向他們,已經縮得不能再小的孩子們還想把自己再縮起來。隊長把武器掛上武器架,拿下頭盔,露出美麗的黑色長髮。

 「別怕,別怕-乖,別哭了,哦!你們安全了!」

  隊長長得明眸皓齒、二頰透紅,是個十足的東洋美人。她蹲下來張開雙臂擁著三四個孩子,微笑地哄著他們,孩子們漸漸被她的溫柔所吸引,情緒慢慢被安撫下來了。

 「乖,別哭了,乖,你們安全了-」

  啪噠噠噠噠噠-

  二台直升機朝著遠方的大都市筆直飛去。

--

私立銀色監獄學院 第二部

第一課 九十八個新生的新生

--

  直升機在一座巨大的建築物頂樓停下來,孩子們被帶了下來。警察們把孩子們交給建築物裡的白衣女子就上直昇機離開了。

  這些白衣女子們歡迎孩子們,牽起較小的孩子們噓寒問暖,把他們從頂樓帶進建築物內。建築物內明亮而寬敞,空氣中總是瀰漫著淡淡的難聞的味道。

 「來,在這裡排隊喔!」白衣女子們把他們帶到一個房間外,叫他們依身高排隊進去房間。男孩是身高最高的,所以排在最後一個。他看見第一個也是最小的女孩子進去房間的時候裡面的人把門關上,不得不擔心起那個女孩子。沒想到那個女孩子出來的時候由另一個白衣女子牽著,二個人有說有笑地在旁邊等著,男孩就稍微放心了。
  待在裡面的時間有長有短,男生的時間比較長,但有時候一下子就出來了。女生的時間比較短,有時候也一下子就出來了。終於到最後一個男生走出來後,門後面的白衣女子招呼男孩進入房間。

 「來,換你囉!」

  在白衣女子的引導下,男孩進入房間。

 「在這裡站著。」

 「身高一百五十五,體重四十五公斤。體脂肪、骨質密度正常。」
  他聽不懂她們說的話,看見她指著地上,男孩就上前站著。請他站著的是一個穿著白袍的女子,在他眼中,她也是個漂亮的人。女子對他微笑,指著自己說「茉莉。」然後指著男孩,「你呢?」

 「你呢?」男孩模仿著茉莉的話。

 「嗯嗯-」茉莉搖頭。她先指著自己,「你呢,茉莉」然後指著男孩,「你呢?」

 「艾昂。」男孩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艾昂。」莫利指著他說,「艾昂,茉莉。」

 「茉莉。」艾昂指著她,說著。

 「很好。」茉莉拿起中子顯像儀。「我是醫生,她是護士,我要幫你檢查,我要戴在你頭上,慢慢的-」說著,醫生把中子顯像儀套在艾昂頭上。

  一旁的護士連忙拿起表格。

 「十三歲,男性。血壓正常、紅血球含量正常。」護士說著,一面在表格上填上每一格的資料。「梅毒為陰性、淋病為陰性,健康。」護士說,「DNA比對結果,生父是亞當.里奧,生母是佩格.派瑞絲。」

 「現在我要脫你的褲子,好嗎?」醫生雙手輕輕搭上艾昂.里奧的褲子,緩緩地將它褪下。艾昂的陰莖露了出來,醫生戴起手套。她打開罐子,沾了滿手套的凡士林油,從艾昂的陰囊開始按摩到陰莖。她熟練地套弄著,甚至把自己的袍子打開。

  袍子內是赤裸的乳房,往下還可以看見黑森林。醫生的長袍內什麼都沒穿,艾昂看得二眼發直,胯下興奮了。

  醫生停下來,把較小的中子顯像儀套在他的陰莖上。護士拿起紙尺,開始量起它的尺寸。

 「十七點五公分長,周長四公分,精子活力為 95% 。」
 「小傢伙滿大的嘛!」醫生笑道,扣起長袍,彎下腰幫他把褲子拉上。

 「這是最後一個了?」醫生問。

 「對。」護士答。「十三歲的男孩子總共才九十八個?我以為會更多的。」

 「沒辦法,你也看見性病的狀況有多嚴重。我會建議警察她們先去各地的非常養殖區出幾趟任務,把性病患者先殺光。我們沒有多餘的醫療資源去救治這些患了性病的孩子了。」

 「那怎麼辦?」護士問。

 「讓他們安樂死囉。」醫生微笑回答。她轉頭對艾昂堆起燦爛的笑容。「好囉!你可以回去了!」

  護士開門,讓興奮不已的艾昂頂著帳棚站在眾人面前。艾昂羞紅著臉。

  孩子們都已經被其他護士分別帶走了。接下來艾昂被醫生親自帶到餐廳。那裡只有男孩子,而且大多他都不認識,大概是像他一樣被從其他的村莊救回來的男孩子。艾昂注意到,男孩子們的年紀都跟他差不多。

 「第九十八個到了,走吧!」在那裡等待他們的是剛才那個黑髮美麗的維安隊長。

 「健康的女孩子們呢?」醫生問。

 「讓她們接受城裡的義務教育吧。」警察隊長說道,「她們不是學校招生的對象。」

 「沙也加,」醫生說,「送她們回城裡後,帶你的隊員用中子顯像儀把所有村民都檢查一遍,」她把沙也加拉到旁邊,好讓孩子們都聽不見。

 「把有性病的都殺了。」醫生低聲道。

 「我知道了,議員。」說完,沙也加帶著男孩子分批走上二台直升機。

 「歡迎各位來到華爾伯格女子學院!」直升機上,沙也加對著大家說道。

 「來,這是你的制服。」

  艾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歡、歡迎大家啊~~~來到華爾柏格-女子學院嗯~~~」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赤裸的大學生跪在眼前把制服放在地上,歡迎艾昂等新生的並不是掌聲,而是院長的屁股跟男人的股間碰撞的聲音。

--

私立銀色監獄學院 第二部

第二課 尿壺、性奴、家庭教師

--

  廣場上站著九十八個男學生,被四千個赤裸的女人包圍。她們有的穿著內褲,有的沒穿。艾昂注意到,所有人的脖子上都有一個黑色的環。

  放在艾昂腳邊的,是一枚中子顯像儀,一隻像手機一樣的東西,以及一組拆下來可變狗鍊的領帶,一件平凡的制服,一條沒有拉鍊的褲子,以及一位赤裸且沒穿內褲的女性。

  男人正用院長的身體示範正確的穿著。

  他的肉棒堅挺著,穿過沒有拉鍊的褲子,西裝鼻挺地插著赤裸的院長。

 「要去了~要去了~~~~~」

  噗滋!噗滋!噗滋!

  那男人在院長臉上跟身上射了個痛快。

  啵!

  那男人把陽具拔出來,院長就倒在司令台上。

 「呼,呼-」院長沾滿精液,喘息聲充滿了淫媚的氣息。「她們會為你們換上制服。」院長躺在地上說著。

 「中子顯像儀套在脖子上。」

  女子拿起黑色的中子顯像儀套在艾昂的脖子上。艾昂在醫院就看過它們了。

 「制服當然要穿上。跟女孩不同的是,你們下課不用繳回。」
 「這裡是女子學院,所以廁所沒有尿斗。當你們想尿尿的時候,用你們面前的女子如廁。」

 「嗯嗯嗯!!!」

  男人拉了一個女警到眾人面前,把陰莖塞進她嘴裡,隨即開始放尿。

  咕嚕!咕嚕!咕嚕!

  女警把尿液喝了個乾淨。艾昂發現,這個女警就是把他從村莊救出來的部隊首領。

  艾昂硬了。他面前的女人把艾昂的褲子脫下,為他套上新的制服褲子。艾昂的陰莖整個穿過褲縫頂天傲立,看得裸女兩眼發直。裸女為他套上制服,把領帶繫好,跪下來把顯示儀放在艾昂手上。

 「唔嗯嗯嗯嗯~~呀啊!!」

  眾人尋聲望去,已經有男孩受不了,把裸女推倒,開始當眾打起野砲。

 「指示儀可以告訴你女孩的狀態。」院長站起來。「興奮、或是沒興奮,處女、或是非處女,排卵、或是沒排卵。指示儀讓你可以對女孩做任何事。」

 「現在,用你手上的指示儀,對著你想要的女孩標示你的記號。」院長說,「你將需要一個尿壺,一個性奴隸,還有一個家庭教師。她們將負責在下學期開學前,教會你學校用的語言。」

  院長走到新生們面前。「你們也許聽得懂,也許聽不懂。我要告訴你們,這個學校的女孩沒有拒絕做愛的權利,但你們現在不被允許跟國中部與高中部的女孩做愛。你們被允許隨意與大學部與女教師做愛。如果你們嚐試犯錯,中子顯像儀會阻止你們。如果你們拔下中子顯像儀,你們當然就可以跟任意的女子做愛,但要記住--你們一定會被抓到,然後你們將會被綁在這根長柱上,玩俄羅斯輪盤。有一半的機率你們會生不如死,有一半的機率你們會被原諒。要不要賭命,取決在你們自己身上。解散!」

  院長跟男人離開了,新生們馬上到處用指示儀對女孩子做各種事情。有的被指定成尿壺,當場就被拉下來喝尿。有的被指定為家庭教師,馬上就跟著她回房裡。有的甚至被學生下令電攤,當場被電得尿失禁。艾昂看見一個黑髮女子,她有著瓜子臉,柳月眉、月彎眸,非常美麗。她的臉蛋非常東洋,讓艾昂想起那個警察首領。他帶著指示儀走到她面前,但他不知道可以做什麼。

 『性奴隸』

 『尿壺』

 『家庭教師』

 『寵物』

 『自慰口器』

  艾昂對著她全都按下去,看見她的表情非常複雜,她脫下他的領帶,綁在自己的脖子上當項圈,爬著把他領進她的宿舍。

 「妳真的很可愛耶!胸部也很有份量!」

  走廊上,二個男孩圍著一個俄羅斯女孩。她的皮膚白皙、胸部圓挺,隔著襯衫看起來格外誘人。擋住她的男孩是個印度人,另外一個男孩看起來也是南亞人,有著黝黑的皮膚與其貌不揚的臉孔。他們的身材健壯,但卻不高,說著不流利的標準語言。

  他們拉扯俄羅斯人的手,把她半強迫地拉到走廊外較沒有人的地方。

 「我可不可愛不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你的事。」俄羅斯人白眼他們,低頭就走。
 「你說錯了!不但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的事,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你雞巴的事!」

  男孩一把扯下女孩後頸中子顯像儀丟在地上,另外一個男孩一把抱住她的腰,就這樣把女孩連拖帶拉扛走了。女孩拼命地掙扎,突然被狠狠摔在地上。二個男孩用力地踐踏她的肚子、胸口、股間、大腿跟臉。她痛得放聲大喊,希望有人聽見,但她的喊叫聲被鞋底中斷。終於她被踩踏到失去抵抗力後,男孩們把她拖往森林深處。

  女孩衰弱且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些人。他們的項圈發出藍色的青光且有著嗶吱嗶吱的電流聲,但他們卻毫髮無傷。

  克洛索達是國中部一昇二的學生,是這些孩子的學姊。按規定,她不可能被這些學弟性侵。

  他們把她帶進森林深處,隱隱可聽見水聲。不久以後她就看見了目的地。森林中的某個參天大樹下,有另一個赤裸的女性大字型躺臥在地上,一個男孩正背對著她們,拼命地擺動身體。

 「啊、啊、啊啊啊啊~~~」

  女性已經半陷入昏迷,本能地發出男孩聽來淫蕩的叫聲,引得男孩死命地插入。

 「靠!好淫!真是爛屄!」那男孩非常健壯,用馬來西亞的方言辱罵著身體下的女性,粗暴地把他的陽具次次撞進女性的體內,而女性只是雙腳無力地隨著他的節奏搖晃。

 「啊嗯、啊啊~~」這是哀嚎,也是慘叫。虛弱無力地,只剩下本能的呻吟。

  克洛索達認得她,她是同樣國中部的老師,但不知道教什麼課。克洛索達被重重地丟下,還在眼冒金星,雙腿就被印度男孩朝天用力掰開。她才剛要防衛,一股撕裂的痛楚就從下體傳遍全身,她彷彿聽到咚!地一聲。男孩的陰莖插到她的穴裡,龜頭一口氣就把所有的阻礙撐開,陰道從前端到深處劇烈地產生撕痛感。男孩在無前戲的狀況下毫無憐憫地狂搗著她柔弱的陰戶。

  她被撞得眼冒金星,不可抗拒的巨大痛楚,從私處蔓延到全身的毛細孔。她哭嚎著,身體只能無力地微微顫抖。痛楚讓她的陰部強烈收縮,她可以感到自己的陰道正緊緊夾著體內的異物,試著做最痛的反抗。

 「又是個蕩婦!插進去就爽得不反抗了!」

 「嗯嗯~唔嗯嗯~~」

  除了最微弱的求救聲之外,遍體麟傷的克洛索達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我肏你的爛屄!幹!哈哈哈哈!這屄好有力,你插進去她會緊緊夾起來,幹,好賤!」

  克洛索達被翻過來,呈狗爬式慘遭男孩從背後侵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好了吧?換我!」另一個男孩把印度人推開,噗滋!「幹!真的很會夾,真是爛貨!哈哈哈哈哈!!」

 「嗯嗯嗯嗯~~~~」

 「嗯嗯~~唔嗯嗯嗯~~~」

  滋噠!滋噠噠!

  女孩彷彿能聽見自己的血液滴落的聲音。在男孩的狂宴中,天色漸漸暗了。

--

私立銀色監獄學院 第二部

第三課 侵入者

--

 「剪刀!」黑髮女子說。

 「剪刀!」艾昂說。

 「手環!」黑髮女子說。

 「手環!」艾昂說。

 「項鍊!」黑髮女子說。

 「項鍊!」艾昂說。

 「這是什麼?」黑髮女子拿起手上的物品。

 「手環。」艾昂回答。

 「這個呢?」黑髮女子拿起另一個物品。

 「項鍊、原子筆、筆記本、桌子,」艾昂依序念出女孩手指指向的物品。「剪刀、螢幕、乳房、茜。」

  女孩手指最後停在自己臉上,給艾昂一個燦爛的笑容。

 「都答對了!你好棒!」

  茜燦爛地笑著,艾昂不禁看得呆了。茜慢慢地轉變成微笑,爬向他跨間,開始吸吮他的肉棒。

 「嗯啊啊啊啊~~~!!」艾昂發出了快樂的呻吟。

  啪噠!門突然打開,費雪跟莉莉安先後走進寢室。

 「哎唷,好可怕!麗娜老師不是找到了嗎?怎麼會沒抓到人?」
  莉莉安回頭跟費雪說道。

 「噢!他不過是個不能用的爛槍,你幹嘛對他這麼好啊!」費雪進房,把門隨手帶上。

  二個月過去,艾昂已經學會了很多單字。他們說的話他也漸漸聽得懂了。爛槍、啞炮,是她們對艾昂的稱呼。目睹童年玩伴被姦後子彈從私處貫穿打死,艾昂對將陰莖插進她們的陰道裡懷抱恐懼。這一個月以來,茜用口舌滿足艾昂的需求,這也讓想要體驗性愛的費雪與莉莉安相當不滿。

  艾昂並沒有對茜作任何要求。第一天她喝過艾昂的尿,隔天突然想嚐嚐精液的味道。身體深處的慾望促使她開始吞吐艾昂的陰莖,就這樣開始過起自願當性奴的生活。

  費雪皮耶南是法國外交部長的女兒,而莉莉安溫斯則是英國國防部長的女兒。歐洲權貴素有豢養男性奴的習慣,她們沒有爸爸,因為媽媽不想承認她們的爸爸。她們在學齡前早就見識過各種荒淫的宴會了。她們學齡後就被送進女校了,也曾為此表達抗議。因為出身貴族階級,她們長相細緻,但卻是氣燄囂張,待人接物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態度。

 「喂!爛槍!來舔我的屄!」

  大學生們是除非月經不能穿內褲的。費雪就這樣赤裸地走到艾昂面前,把腳抬起來,用陰部壓迫艾昂的臉。艾昂遲疑了一下,後腦勺被費雪打了一巴掌,不甘不願地開始舔起費雪的陰部。

 「啊,啊啊啊~~!」

  費雪被舔到激處時,發出淫蕩的叫聲。

 「你們在說什麼?」

 「有學生對中子掃描儀作手腳,壓抑了中子掃描儀逃避了電擊的樣子。她們上禮拜天綁走了麗娜,禮拜一聽說又有另一個中學生被綁走了。被綁走的師生在銀葉林被發現,已經雙雙陷入了昏迷還懷孕了。你姊現在正在帶警察到處搜索,但是到現在還沒發現犯人。」莉莉安臥在床上雙手撐著臉,用一種不置可否的表情看著吞吐艾昂肉棒的茜跟被艾昂舔著的費雪,彷彿艾昂不在這裡。

 「啾!」茜吐出艾昂的肉棒。「怎麼會有這種事?」茜抬頭仰望費雪。

 「聽說犯人是印度人的樣子。那些人啊,總是會想出一些髒東西髒手段來做些奇怪的事情!啊啊啊~」費雪抱住艾昂的頭,享受地壓在她的陰部上。

  艾昂奮力地舔著。

 「真好啊!這樣就能滿足~」莉莉安仰躺,一手摸乳房一手磨蹭陰蒂,開始自慰起來。她把二根手指插入陰道,前後拔插。

 「嗯~~~」她的快感也開始了。「我想要陳老師那樣的男人用巨棒征服我才--嗯喔喔!!」沉浸在幻想裡,莉莉安的自慰加快了。
  碰!

  原來門並沒有被關上,一推就開。三個亞洲人闖了進來。帶頭的陰莖勃起裸露在褲縫外,他把費雪拉到牆邊,用她的手勾住她的腳高高抬起,就這樣插了進去。第二個走向床上的莉莉安,第三個進來帶上了門,低腰抓住正起身的茜雙腳。他們的態度囂張,後頸的中子掃描儀不斷發出激烈的電擊,產生強烈的電流爆裂聲。但他們無視掃描儀,如同無視艾昂的存在。

 「運氣真好!」走向莉莉安的男子看起來像馬來西亞人,他邊走向床邊邊掏出肉棒。莉莉安看得二眼發直,插在穴裡的手指把穴撐開,等待異物插進去。

 「嗯哈啊啊啊啊!!」

  充滿淫水的穴遇到堅挺的肉棒,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莉莉安腰部扭動,與來人進入了快感的天堂。

 「嗯啊啊!嗯,歐~~~~!」

  碰!碰!碰!碰!碰!碰!碰!

  來人插穴的力道強勁,撞得床鋪發出了碰碰的撞擊聲。

 「啊嗯,啊哈啊~」

 「賤貨!騷貨!」啪!莉莉安臉上多了一個紅色的掌印。馬來西亞人邊插邊打邊罵,反而引得莉莉安更加興奮。二個人的臉上浮現快感的紅潮。

  費雪被拉到牆邊,單腳高高抬起如狗灑尿,就這樣站著被另外一個南亞男子抓住交媾。

 「嗯嗯嗯嗯嗯嗯嗯~~!!」

  男人從側邊侵入,費雪的跨間流下了鮮紅的液體。莉莉安被插的時候她已經很順利地在進行活塞運動,處在痛苦跟愉悅的交叉口。插她的是她想要的器官,但器官的主人卻是她最不想要的對象。矮小、發臭、其貌不揚,看起來也很貧窮。她想要主導她的性愛,卻只能抓住自己的腳配合來人的股間抽刺。

 「呀啊!!」碰!茜的額頭敲到了地板,撞得眼冒金星。

  茜被印度人抓住雙腳後扯,瞬間跌趴在地上。印度人把她的雙腳放開,她隨即翻身,想踢印度人。中子掃描儀感受到她攻擊的意圖,突然劇烈放電。茜被電得動彈不得,渾身抽蓄。

 「乖一點不就沒事了嗎?」後頸的中子掃描儀不斷發出啪磯啪磯的聲音,印度人完全不受影響,抬起茜的大腿淫笑著。

 「......!!」

  被電得抽蓄的茜說不出一句話,眼睜睜地看著印度人掏出醜黑的肉棒,龜頭頂住她的陰唇。

 「~~~~~...!!」 

  突地一聲,印度人直插到底。拔出來的時候,陰莖已經染上血紅色的處女血了。相較於費雪的細水血滴,茜的陰部看起來一片狼藉、慘不忍睹。

 「哈哈哈哈哈!!!你再反抗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印度人愜意地擺動腰部,茜痛苦地流下淚來。費雪與莉莉安也正被陌生人姦淫著,艾昂突然失控地叫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抱著頭不斷搖晃,侵入者把他的慘叫當作最悅耳的配樂,侵犯得更來勁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昂的腦海裡突然浮現他青梅竹馬被侵犯的樣子。他彷彿看見茜有如他的幼年玩伴,被子彈貫穿,鮮血源源不絕從跨間跟口腔溢出。
  艾昂不能接受。

  他想要保護茜,想要殺死侵犯茜的人。他起身要攻擊印度人時,他頸後的中子顯像儀發出了強力的電擊,把他癱瘓在沙發上。

 「唔呃呃呃呃!住....手....!!」艾昂從牙縫中困難地擠出一個單
字,覺得那聲音好像不是他的。

  艾昂癱瘓在椅子上,看著印度人肆意玩弄著他的性奴隸。

 「不行啊!停不下來了!!」抽插了二十幾分鐘後,印度人股間一陣震顫,射精了。

  印度人拔出來,插進茜的肛門愉悅地擺動腰部,茜掩面痛哭。插入後拔出,陰莖上又是一股鮮血,茜的肛門已被撕裂。

 「這屄插起來真爽!你每天不是都能用,怎麼不用?真是笨蛋!」
  印度人嘲諷著艾昂,下體猛烈地插入茜的體內,插得順了,開始陰道跟肛門輪著插。二人的下體碰撞發出了猥褻的聲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床上,莉莉安體內的快感激烈地竄流,愉悅地用陰道磨蹭著侵入她體內的物體。

  牆邊,費雪體內深處的慾望正在萌芽。她一手抱著侵犯她的人,一手把自己的腳抬得更高。

  地上,茜正在痛哭。她的私處跟後庭已經體無完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住手!!啊啊啊!!」
  這幅常人看起來宛如性愛天堂的景象,在艾昂眼中卻是充滿死亡的血腥地獄。

  艾昂完全不能接受。

  咕滋!咕滋!咕滋!

  不知道過了多久,印度人射了第二次在茜的子宮內。

  艾昂看著茜來自股間引起全身一陣震顫,茜高潮了。

 「唔嗯嗯嗯嗯嗯嗯!!!」

 「靠!賤貨!真是欠肏!哈哈哈哈哈!!」

  印度人射完第二發,就轉插肛門,打算在肛門噴射第三發。
 「嗯哈~嗯嗯嗯嗯~唔嗯~~~」莉莉安發出了甜美的淫叫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費雪發出了放蕩的浪叫聲。

 「嗯哼~嗯嗯哼~嗯哼~」茜的聲音本能反應侵入者的動作,還在忍耐低吟著,但全身皮膚已經泛起高潮後的紅暈。

  在艾昂眼中,茜看起來好像全身表皮都要滲出血液來。

 「住手....」

  強忍麻痺跟抽蓄,艾昂想要攻擊印度人,中子顯像儀跟著反應放出電擊。但艾昂強忍電擊伸手拔掉後頸的項圈,無意識抓起桌上的剪刀。他用力地戳向印度人,刀尖輕輕地碰觸了印度人的肩膀。

  嘟!印度人完全不受影響。

 「住手!」艾昂又用力地戳了下去,這次圓頭的剪刀稍微用力了一點,印度人稍微刺痛了一下。他不耐煩地把艾昂推開,麻痺中的艾倫手一軟,剪刀掉在地上。印度人的動作稍微慢了下來,他感到艾昂有點異常。

  啪滋!啪滋!啪滋!

  印度人的陽具插著茜,後頸跟陽具都發出了啪滋啪滋的聲音。
 「住手~~~~~」

  艾昂拿起剪刀,又向印度人戳了過去。這次又稍微用力了一點。
 「好,好!我不搞了!別戳了!」

  印度人放開了茜,準備起身,又被戳了一下。這次的戳擊又更大力了。輕微的刺痛讓印度人驚嚇,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他翻滾背對艾昂想站起來,剪刀又到了。

  啪磯!

  剪刀敲到印度人後頸的中子顯像儀,一個塑膠墊片彈了開。印度人瞬間感到非常不妙,但他馬上就知道一切已經太遲了。中子掃描儀從他們犯案後就一直發出著強力的電流,終於如願以償把他電癱在地板上仰躺顫抖著。

 「住手!」艾昂騎在他身上,反手抓著剪刀戳向身下的印度人。麻痺抑制了他的力道。

  戳。剪刀圓頭輕輕地碰了一下印度人。

 「住手!!」

  戳!

  艾昂越戳越大力,圓頭的剪刀開始把印度人的襯衫戳破了。
 「住手!!住手!!!住手!!!!住手~~!!!!!」

  戳!嚓!嚓!滋!

  艾昂越來越大力,也越吼越大聲。一旁跟費雪交媾著的南亞人見狀拔出肉棒過來想要抓住艾昂,沒想到竟然抓不住。

 「喂!!別戳了!停下來!!」南亞人架住艾昂,不讓他繼續傷害印度人。

 「住手!!!!住手!!!!!住手!!!!!住手~~!!!」
  嚓!嚓!嚓!嚓!

  受到南亞人的阻礙,剪刀凌亂地碰在印度人的胸膛上,留下鮮紅的刮痕。

  馬來西亞人也查覺不妙,急忙抽身。莉莉安想抓住他繼續溫存,卻被他一把甩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住手!!住手~~~~!!!」
  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

  艾昂越來越瘋狂地吼刺,強壯的南亞人居然漸漸招架不住。艾昂的剪刀圓頭紮實地刺在印度人身上,印度人的肩膀到胸膛已經開始出現多處傷口,鮮血滲出了。

 「~~~~~~!!!」顫抖中的印度人聲帶不受控制,發不出任何聲音。

  碰!

  南亞人又再度被艾昂推開。在他身後的馬來西亞人收勢不及撞在一起,雙雙摔倒在地上。當他們又掙扎著站起來,企圖把艾昂從印度人身上拉開時,突然門被踢開了。

 「警察!別動!」

  門被炸開,沙也加闖了進來。數個警察用槍從不同方向指著所有人。就這麼一闖,南亞人跟馬來西亞人遲頓了一下,沒抓住艾昂的手腕,在他的手腕上留下鮮紅的爪痕。

  印度人眼睜睜看見沙也加阻礙了他的朋友,讓艾昂把剪刀刺向他的胸膛,活生生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臟被刺穿的痛楚。

 「住手~~~~~~~~~!!!」

  嘟戳!

 「~~~~~~~!!!!!」

  印度人沒能發出任何的哀號,沉默地受了這致命的一擊。

  沙也加一進門,就看見艾昂把剪刀刺進印度人的胸膛。由於用力過猛,艾昂一下還拔不出來。試了幾下,雙手猛一用力終於拔出。鮮紅的血液登時噴了出來,艾昂的動作停了,傻坐在他身上。

 「逮捕所有男人!」沙也加看見自己的妹妹受到侵犯躺在地上,下體鮮血灑溢一片,終於還是強忍對艾昂扣板機的衝動,咬著牙下了命令。

[ 本帖最后由 艾尔梅瑞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