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神似夫妻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神似夫妻


 
我醒来的时候,她睡得依旧很沉很香,全身赤裸着躺在我身边,我将被子轻轻地覆盖在她身上,然後小声地盥洗换装。
  昨晚去大卖场有买了今天早餐,我随意地把榖片掺着牛奶吃了,看她睡着,露出白皙的肩膀,脖子上还有我昨天在她颈间咬上的草莓,淡淡的粉红色,像是一朵花似地开在她颈上。
  “颈上添花。”
  她昨夜看着镜子的时候说了这个冷笑话,害得我这个大叔因为笑话实在太冷所以两个人笑成一团。想到这里不禁莞尔,在不吵醒她的情况下,出了门。
  工作一整天回到家,锁一打开,只见她穿着昨晚买的无袖棉衫还有内裤,坐在双人沙发上看着我的书,看得入迷,完全没有察觉我已经回家。
  我不知道该怎麽叫她,因为她连名字都没有告诉我,我们便同居了。我只好说了声:“我回来了。”
  她咬着指甲,沉迷地看着那本推理小说,让我不禁有点恼火,但是一方面又觉得这样子忘我地看着书的她,那样子非常可爱。
  我从流理台边她替我准备的回收箱里,抽出一罐洗好的空酒瓶,默默地走到她身边,拍拍她说:“欸,我回来了。”
  她吓了好大一跳,转过身来,我这才发现她戴着我的气密式耳机。她将耳机摘下来,露出灿烂的笑容说:“大叔!”
  我们说好今天周五晚上要一起出去吃,所以她才会这麽悠闲地在这里看书。我爬到她身边,拿下她手上的书,说:“怎麽?看到我回来都不理人的?”
  她无辜地拿起耳机正要解释,我趁机抓下她的手,把她的内裤扯下,她看到我手上的空酒瓶,似笑非笑地看起来了悟了,顺着我的力道躺在沙发上,张开了双腿,腻声道:“大叔要玩刺激的喔。”
  我耸耸肩,食指探入她的花径之中,她的阴道已经完全湿润了,我啐了一口说:“真淫荡。”
  她邪邪地撇唇一笑,我手上的酒瓶便这麽插入她的阴道里面,进出抽插,而且力道毫不放松,一点都不留情。
  她应该要会痛,但是她却没有。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她的淫水不断地流出来,甚至流进酒瓶里面,我恶声恶气地说:“待会全部喝掉!”
  她笑了一下,一边娇喘着一边说:“好啊,把淫水全部喝掉、啊嗯、好棒、再来、我好喜欢大叔、大叔好粗暴喔!”
  我一把抽出酒瓶,堵进她的嘴巴里,她开始拎着酒瓶吮着瓶口,看起来像是醉鬼。我急忙脱掉我的裤子,抓起阴茎就往她阴道里塞去。
  她这样双腿大开,一手拎着酒瓶吮着,一面看着我,我狂乱地撞着她的双腿间,顶着她的小穴。
  整间房间就只有听到“啪滋啪滋”的做爱声、还有女人的浪叫。
  我在她的身体里完全倾泄而出,然後待了一会儿都没有拔出来。
  她放下酒瓶,一身是汗地抱着我的背,轻轻地隔着我的衬衫抚着我,我往上移动了一点,趴在她身上喘气。
  “好热喔,干嘛爬上来啦。”她这样说着,手上动作却是相反,完全拥抱住我。这个房间的确是很热,加上刚干完炮,我们两个人浑身都是汗。
  “待会出去吃饭,想吃什麽?”我问。
  “不知道,好累喔,休息一下?”她说着,一边往我这边又蹭了蹭。
  哈哈,好像夫妻喔。
  我这样想着,仅止於想着而已。

  我们两个没有洗澡就出了门,穿得很随意,她甚至是穿着夹脚拖,我本来要带她去吃高级一点的牛排馆,她说吃个眷村的那种饺子就可以了,她只是想跟我吃外食,顺便去散散步而已。
  於是我提议吃完晚饭後,以步行方式走到附近的DVD店租个电影回家看,她高举双手赞成欢呼。
  我们两个在路上走着,牵着对方的手,就像情侣一样。在餐馆点了餐,我随意将钱包拿给她说:“你去结帐。”然後我转身要去拿餐具和餐巾纸等。
  我偷觑她站在柜台前面,打开我的钱包,淡漠地扫过我的皮夹,皮夹一打开来就是我的身分证,上面有我的姓名,然而她却是轻轻扫过,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大叔,这附近的东西还满便宜的耶。”她回到座位上来,叫的不是我的名字,因为她根本没注意。
  我们就这样结束了一餐,出了餐馆,她主动来牵我的手,我的手僵硬了一下,想要放开,顿了顿,还是握住了她的。
  走到DVD店的路上会经过一个不小的社区公园,我牵着她的手,并肩走着。我转头偷看,她的个头不高,只到我胸口而已。
  在公园的门口,我终於按捺不住,不知道哪来的无名火以及性冲动,在四下无人的地方,我把她强押着到社区公园里的残障厕所,用力地把门甩上。
  “是强奸游戏喔。”她看着我粗鲁地剥着她的衣服时问。
  “那你应该表现得更恐惧一点。”
  我用手指紧紧捂住她的嘴巴,她果真很配合地咬着我的手指,甚至咬出血来,我被这样一咬,原本想放手,想说我的玩笑会不会开得太过火,却见她若有似无地轻蔑一笑。
  被这样一笑,我狠劲大发,把她的脸转向墙壁,屁股朝着我,我也完全没有前戏,就直直地插入。
  这回她不如以往湿润。
  我本来想停手,但是一想到这好像是强奸游戏的精髓,下身就益发粗暴地往前顶。
  “求求你……住手……啊、那里不可以、不要是那里!”
  我知道我顶到了她的G点,於是更加往那个点顶去,她从毫不湿润到股间全部流满了淫水。
  “淫荡的女人,连被强暴都这麽开心!”我抓着她的腰,不断地往她体内抽送。
  “啊、啊、我真的好淫荡好无耻!”她哀哀浪叫,手指头搭在墙壁上指甲显得泛白。
  我用力地把她推到洗手台前的镜子,说:“看到镜子里的你了吗?你正在被我强暴,被我狂干着,但是表情却还是这麽爽!”
  然而我却停下动作。镜子里的她的确是很享受没错,然而却满脸泪痕。
  “哭什麽?”我低头问她。
  “逼真啊!快点干我!!!你好煞风景喔大叔!!!”她转头对我抱怨。
  我当场整个人软下屌来,把阴茎从她体内抽出,静默地穿上裤子。
  她也沉默了,衣衫不整地站在那里,看着我突如其来的不举,她什麽都没有说,也静静地穿上衣裤。
  我们一起出了残障厕所。
  “要去租电影来看吗?”她转头问我,但是这回没有主动伸出手来。
  “嗯。”我握起她的手,她的手指有点冰凉,在被我握起的那瞬间,她的手反扣我的,紧紧地抓住,我也回握得更紧些。
  我在镜子里,看见满脸泪痕的她,以及自己脸上猖狂的笑容,是那麽自然狂喜,自然得令我畏惧,让我软了下来,再也无法用这种方式干她。

  沉默着一起回到了家,她顺道在附近的小超商买了一些甜点,我正准备拨放租来的DVD时,突然感到颈後一阵冰凉,我要伸手去摸,被她一把抓住。
  她开始舔我的後颈,这让我感觉非常舒服,一节一节的颈骨被舌头好好地爱抚着舔舐过一整遍。
  “好了,可以转过头来了。”她笑说。
  我转过头去,只看到她手上拿着一罐鲜奶油,我笑一笑说:“刚才买的?”
  她很得意地点点头。
  “DVD还要不要看啊?”我问。
  “看啊,为什麽不?”她把鲜奶油挤在手上,一把抹在我的脸上,笑说:“顺便刮刮胡子。”
  我哭笑不得,只能搁下手上的光碟片,坐在原地,让她继续舔我的脸颊。她的气息离我很近很近,她的舌头很长,我有一些新生而未刮乾净的胡渣,她特别爱舔那个地方。
  被一个女人不断地舔着脸颊,我终於按捺不住,伸手去搂她的腰,她轻轻地将短裤脱下,在我耳边恶意道:“吃甜点?”
  我笑了,把脸上抹乾净之後,把她的衣服全脱了。我自己的衣服倒是没有。
  她一身赤裸裸地躺在沙发上,坐姿凌乱,手上拿着遥控器,一副准备要看DVD的样子:“我们今天租了什麽片来着?喔喔喔,好像是儿童不宜吧,限制级?僵尸片?”
  我哪里管得了这麽多,手上的鲜奶油罐摇了一摇,往她身上挤去,在她的乳头、锁骨上挤着,然後我也学着她舔。
  鲜奶油好甜。
  她娇吟出声,我说:“你真是只蚂蚁,这麽甜腻的鲜奶油你也吃得下去。”
  她带点恶意地说:“哪有?你身上乾掉的汗渍那些盐分跟鲜奶油混在一起味道倒是挺特别的。”
  我的脸颊“唰”地立刻红了个透彻。身上有汗还掺着奶油,被她舔过了一遍。我们这两个会相互用尿液助兴的变态,一点点汗味算得了什麽呢?但是我就是感到羞耻。
  她看着我脸红,笑着说:“没错啊,就是这样。要不,你也稀释一下再舔嘛,人上了年纪都怕胆固醇过高。”於是她将锁骨上的鲜奶油沾了一点下来,沾到小穴上面。
  我发现她的小穴附近全部都亮晶晶的,原来是她的淫水早已流个不停,沾着鲜奶油。
  “过来舔我?”她指指自己的蜜穴,这回真的可以称作是蜜穴了,全部都是甜腻的鲜奶油。
  我却没有舔她,我直接将裤子脱下来,在她的小穴附近全部都是鲜奶油的时候,把阴茎强行插入她的屄。
  “啊、啊、那里有鲜奶油!”她惊叫着,但是手上还是不断地挤着鲜奶油,好像要把鲜奶油都挤光似的,我们全身沾遍了鲜奶油。
  我干着她,她双手也沾着鲜奶油,用口吮一吮,然後来与我的舌头交缠。我一边干着她,一边也用舌头去舔她手腕、指缝间的鲜奶油。她的小穴一如往常湿滑,整间房间漫着甜腻的鲜奶油味。
  这下难清理了。
  这个顾虑只在我脑袋中一瞬间闪过,因为鲜奶油不是普通的甜,沾在她身上,她就像块绵软的鲜奶油蛋糕。
  我的速度加快,她腰枝也跟着前後摆动着,我们的舌头也没有停下来,不停地舔着对方。
  到最後我又中出在她体内,在她身上喘气。她舔着我身上残馀的鲜奶油,我笑着制止她,满手都是鲜奶油摸摸她的头发说:“别舔啦,我们一起去洗个澡看DVD?”
  她笑说:“也是,剩下半块蛋糕,谁要吃呢。”说完之後就一蹦一跳地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