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友红杏出墙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女友红杏出墙


 
自从在北海岸跟阿文做过后,小妮就渐渐变得很开放,做爱时不但会主动脱
我的衣服,掏出我的老二吸吮,有时候还会在公共场合就想要跟我做。小妮这样
的转变我当然是很高兴,只是这次居然自己叫出阿文的名字,自从那次回来后,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聊到这个人了。

  「阿文!用力一点……干我……干死我……」

    

        

  我一边抽插她一边问:「妮,你刚刚怎么叫阿文的名字,你在偷想他的老二
喔?」

  小妮愣了一下:「人……人家……是故意的嘛……你不是喜欢我叫别人的名
字吗?啊……阿文快干我……快干死我……」

  确实她这样讲,我整个人就兴奋起来,马上把她修长的双腿放在我的肩上,
用我坚挺的老二疯狂地抽插她。

  「阿文……我爱你……爱死你的大老二了……我不行了……快死了……」

  经过猛烈的抽插后我也不行了,在快射的时候我把老二抽出来,打算把所有
的精液都喷在小妮的脸上。就在这个时候小妮突然坐起来,抓着我的老二就往嘴
巴放,在要射出了的瞬间手口并用真的是无法言语的爽,一下子我浓稠的精液就
全射进了小妮的嘴里,小妮不但全部吞下,还慢慢地舔着我老二和马眼,好像在
品尝什么美食一样。之前小妮从不愿意让我射在嘴里,今天突然的改变也让我摸
不着头绪。

  小妮:「北鼻,我先去洗澡喔……明天晚上我要跟以前同学聚餐,所以会晚
点回家。」

  我:「你最近怎么这么忙啊?常常加班,还要聚餐什么的,下个月不是还要
去日本出差?」
小妮撒娇说:「没办法!最近有新书要出版嘛……这阵子忙完就可以好好陪
你了。」小妮说完亲了一下我的额头,就去洗澡了。

  当我一个人待在小妮的房间时,看见了她的记事本放在桌上,随手就拿起来
翻翻。其实跟小妮交往三年,她一直非常爱我,记得热恋的时候她会把我们做爱
的日子在笔记本上做一个爱心的小记号,我翻着他的记事本,依旧可以看到这个
爱心的记号,不过奇怪的是最近这两个月却多了个小太阳的记号,仔细去想想这
些日期,都是她跟我说有事的日期。

  我心中起疑,拿起了她的手机,看她的通话记录,大部份都是我认识的人,
但有一个wen今天刚跟她通过电话,我马上就知道是阿文,打开了简讯就看到
阿文传给她的简讯。

  「老婆:

  星期三晚上九点,我的餐厅见喔,记得要穿那件来喔!

  老公」

  星期三不就是明天吗?小妮居然背着我还有跟阿文联络!但奇怪的是,我并
不生气她跟阿文有联络,生气的是她居然不跟我说。

  我打开了小妮的计算机,平常我并不常来她家,几乎也不会用她的计算机,
我直接找MSN的历史对话记录,找着找着看到一个wenxxx,就拿了随身
碟把数据拷贝下来,我关上了计算机,把一切都恢复原状后又坐回床上。

  没过多久小妮洗好澡了,她只包着浴巾,样子和之前一样的性感,我只跟她
说我明天要上班,所以要先回去了,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一样抱着我跟我
撒娇,送我出房门,我心里却盘算明天要到阿文的咖啡厅去看看。

  回到家后,我马上打开计算机,看看他们到底在聊些什么,这里我就大概截
录其中内容,不打上他们的ID,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    ***    ***    ***

  小妮:你昨天真坏,弄得我今天上班都腰酸背痛的,昨天还把人家压在玻璃
窗上,人家被你干的样子都被路上的人看光了……

  阿文:嘻嘻……反正你又不是我女朋友,而且我觉得你被人看到,好像会更
兴奋呢!真是个小骚货……

  小妮:哼!我不是你女朋友,那你还叫我老婆,你老婆是骚货,你就这么高
兴……

  阿文:我就是喜欢骚货,碰到骚货我就会特别卖力,你不就会很舒服……

  小妮:人家当然是很舒服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那个是我碰到过最大的。
(羞)

  阿文:那是你见过得太少,我的朋友当中还有人比我的还大喔!

  小妮:比你大喔……真恐怖,如果那种怪物塞进我那里,我那里一定会坏掉
的……

  阿文:下次要不要找我朋友试试?

  小妮:哼!你别想,人家跟你就已经够对不起我男朋友了……

     ***    ***    ***    ***

  这娘们居然还知道对不起我!那些对话内容几乎都是这种淫声秽语,第一篇
MSN的时间是在我们从北海岸回来后的两个礼拜,从中大概可以推算,回来后
他们至少见过五、六次,几次是小妮到北海岸找阿文,几次则是阿文来台北跟小
妮去汽车旅馆,而这一切我居然都被瞒在鼓里。

  隔天上班都没心思在工作上,一直在想着这问题。这时部门同事阿芝似乎看
出我有心事,就走过来陪我聊聊。

  我先介绍一下我的工作,我在金融公司当业务,我们这种业务平常是可以外
出的,算是比较自由的工作。我们公司有一个女同事叫做阿芝,她今年27岁,
168公分,B罩杯,皮肤很白,胸部一样不算大,但也是高挑型的美女(跟小
妮同型),办公室觊觎她的人一堆。

  她有一个固定的男友而且打算两个月后结婚,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她对我
很有好感,有一次部门去夜店玩,那天可能是她喝多了,她就对我透露说我是她
理想中的伴侣,太晚认识我让她觉得很沮丧。

  那一天小妮也有去,但小妮并不知道我和阿芝那一天接吻了。之后阿芝没再
提起这件事,也不知道她自己还记不记得有说过这些话,但我们的关系却越来越
暧昧,除了肉体没发生关系外,我们彼此之间的关心已经有点像是情侣了。

  阿芝笑咪咪的说:「嘿……你怎么了呢?看你今天都心事重重。」

  我看了看她,就把小妮可能劈腿的事跟她说,不过只跟她说我看到简讯,没
跟她说3P及MSN的内容。

  阿芝:「你不要担心嘛,说不定不是你想的那样呢!」

  我:「我晚点想去北海岸一趟。」

  阿芝:「你要冷静点喔!要不要我陪你去呢?」阿芝很关心的对我说。

  我:「你可以吗?」其实她并不知道我除了冷静以外,还有点兴奋呢!而且
可以利用女生同情的心理,嘿嘿,一举数得……事后也证明我是对的。

  阿芝:「今天我没跟男朋友约,所以可以陪你去。」

  我:「嗯,谢谢你!」我心里还满高兴的。

  我们下班时间都比较晚,我跟阿芝买了点晚餐,大约晚上八点从台北出发,
一路上阿芝都陪我有说有笑,还喂我吃晚餐,就像男女朋友那样,大概是阿芝怕
我心情不好吧!但跟阿芝这样的美女一起夜游北海岸,而且自己的女友正准备要
被别人的大鸡巴插,整个心情是很兴奋的不可言语,不过千万不能被阿芝看穿。

  就这样慢慢地开,加上路上有点塞车,大约快晚上十点才到阿文的店。晚上
的北海岸街道是非常安静且黑暗的,我和阿芝先将车停在路边,再走到阿文的咖
啡厅前,咖啡厅一楼没开灯,只有二楼和三楼有微薄的灯光。

  我带着阿芝绕到了咖啡厅后面,后面是一座小树林,我们走到一棵树下往上
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阳台(就是之前小妮跟阿文做爱的那个阳台),但是从阳
台看下来因为太暗,不一定看得到我们。

  阳台上有三个男人在聊天喝酒,他们似乎喝醉了,说起话来很大声。这三个
男人有一个跟阿文的身材很像,但更结实,有点像军人;有一个就有点胖壮,长
得有点其貌不扬,另外一个瘦瘦高高的就比较像普通人。

  「阿文带他的炮友到三楼打炮已经半个小时了,什么时候才下来啊?」像军
人的男人说。

  「他的那个炮友长得实在好正喔……看得我都受不了,反正是炮友,也让我
们尝尝嘛!」胖男人说。

  阿芝看了看我,主动牵起我的手,似乎担心我受不了。 「好啊!只要我老婆同意,就让你们干喽……」阿文从咖啡厅里走出阳台,
看得出来他有点醉了,都走不稳,小妮扶着他走出。

  小妮:「你不要乱说话啦……」

  小妮穿着一套上半身是马甲、下半身黑色短裙加上吊带袜的服装,脸色有点
红润,加上头发有点凌乱,十分性感,一看就觉得刚被阿文干过。

  「大嫂,不好意思呢!乱说话被你听到。来,我敬你一杯。」那个胖子说。

  小妮有点为难,但还是把酒喝了。小妮的酒量非常不好,认识她以来,她是
滴酒不沾,只有一次生日的时候喝了一点,那次她马上就不省人事。

  看得出来小妮之前应该也有喝了一点,脚步已经有一点站不稳。阿文也已经
醉了,开始胡言乱语。

  阿文坐在躺椅上:「小妮,我上次说老二比我还大的朋友就是小锋。小锋,
拿出来给小妮看看啊……」阿文一边说,一边摸着小妮的胸部。

  原来那个像军人的家伙叫小锋。

  小锋:「阿文……我的哪有你大啊!我们又没比过,你怎么知道?」

  阿文:「不然干脆我们比一比,小妮做裁判,看我们四个排名的顺序到底如
何?」

  才说完,阿文就把他软趴趴的老二掏出来。小妮低着头,虽然天色很暗,但
猜想得出来脸一定很红。

    

  阿文拉着小妮的手握在他的老二上搓揉,小妮嗔说:「才刚做完,休息一下
啦!」

  阿文:「你们也把裤子脱掉啊!」

  其它三个人竟然好像说好的一般,马上就把裤子脱掉了。

  胖子:「阿文,这比赛是你提议的,但你有人帮你搓大,我们都没有,不是
很不公平?」

  阿文看着小妮:「老婆,那怎么办啊?」

  小妮害羞地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阿文:「不然就由你来帮我们都弄硬,你是裁判嘛!」

  小妮应该是喝了酒后整个情欲都起来了,小妮望着其它人的老二一会儿,先
往小锋的老二抓去,因为距离很远,不能很确定是不是真得很大,但从小妮的反
应有点愣住,应该是真得很大。

  慢慢地小妮的双手已经各自抓了一根老二,开始轮流搓弄在场的四根老二,
整个气氛也开始淫荡起来。小妮一边搓弄,阿文也一边把她的马甲给脱掉,小妮
的胸部一露出来,其它人的老二马上达到最坚挺的状态,阿文马上就提议四个人
坐在躺椅上,由小妮用嘴巴量老二的长度,看谁的能插到喉咙最深处。小妮蹲下
去后就被挡住,我和阿芝也看不见了。

  阿芝握着我的手,有点颤抖,她似乎没想过也没看过这样的画面,看得出她
有点不知所措。我把她转了过来,她头发散发出令人淡淡的香味,我把她的脸抬
起吻了下去,她没有反抗,我把舌头伸入阿芝的嘴里,她也热情地用舌头回应着
我。

  这时候开始听见小妮的喘息声,应该是已经做起来了吧!我的手开始在阿芝
的身上游走,一手把她衬衫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一手把自己的老二掏出来,因
为刚刚的情绪酝酿很久,我马上把阿芝转过身,她双手扶着树,我把她的套装裙
往上拉,脱下她的内裤,不管三七二十一,老二一挺就插了进去。

  全根尽没时,阿芝忍不住叫了一声,但她马上就摀住自己的嘴巴。但我不知
道是醋劲大发还是很兴奋,我不断地用力抽插,根本不管阿芝会不会叫出来,看
她似乎很努力地忍住,但上面的小妮已经开始胡言乱语地叫了起来。

  小妮:「好棒……好舒服……小锋,用力一点。」

  阿文:「就跟你们说这马子很棒吧?」

  小妮:「哼……你……怎么……怎么这样跟……跟你朋友说……啊……」

  他们这些淫声秽语,让我很快就缴了械,我跟阿芝把服装清理一下准备就要
走了,再抬头看,小妮已经被推到阳台上,全身上下只剩下吊带袜跟高跟鞋,表
情恍惚,前后都各有一个男的,那个死胖子从后面抽插着小妮,如果不是这种机
会,以那胖子的样子,怎么能干到这么美的美女?

  后来我就开车带着阿芝回台北,路上她又向我表明她的心意,我跟阿芝说我
很喜欢她,但我已经打算跟小妮在一起一辈子,这次这件事等我处理好有个结果
再说,阿芝也同意。后来我们再上了一次汽车旅馆,好好的做了一次,我才送她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