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人挡操人佛挡操佛】第二季 第十六集 这样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人挡操人佛挡操佛】第二季 第十六集 这样你




【人挡操人佛挡操佛】第二季 第十六集 这样你才能继续的喜欢呐
  老马算得上是龙游浅水了,在这里完全的虎落平阳了。但是老马这个人很识
时务,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现在的社会都是用钱铺路的,
如果是在东北的话,老马还可以在监号里呼风唤雨什么的,但是此时不是在东北
的监号里,于是老马就自然的开始保持低调。
  当然老马的低调和一身的隐形刺青,外加三十来岁还是能显出身上硬梆梆的
肌肉来说,自然也就没人去招惹这个家伙了,东北人是全国驰名的能打。话说当
年林副主席的第四野战军一水的东北的主战力量,解放全国那会,从齐齐哈尔一
路杀到了海南岛。这也缔造了东北军的不败神话,甚至抗美援朝战争之中更是如
此,最后愣是把美国给逼得撤军了。
  所以在老马保持低调的时候,监号里自然也就没人愿意招惹他。尤其是老马
身上的隐形刺青,是在部队的时候,那时候正打对越自卫反击战,而老马算得上
是侦察兵出身,也就是中国的特种部队的前身。老马的刺青就是在部队不让随意
的刺青,而那个英雄连队自发组织的,每个人身上都有用鸽子血混合着朱砂扎上
的一只下山猛虎。
  当然在那场战争中,老马失去了右手的半截拇指,本来可以作为职业军人的
老马就被剥夺了这个权利,毕竟缺了半截的拇指的老马从此就没办法握紧枪了。
  而老马在下岗之后也曾怨恨过,尤其是老马的口头禅就是:「老子曾经为共
和国流过血,老子曾经最好的十几个兄弟倒在了南疆战场,连鸡巴毛都没给老子
留下一根……」
  但是为了共和国流过血,十几个亲如手足的兄弟连根毛都没留下的老马,却
被无情的下岗了,所以老马逐渐的也学会了释然,自古以来中国就不是个重视英
雄的国度,历来英雄都是先流血后流泪的。功劳都是被小人所占据,所以当明白
了这个道理之后,老马就发誓不再做什么英雄了。
  不做英雄的老马就这样的混迹在黑道,也就这样的混了不到一年就声名鹊起
的。但是声名鹊起的代价就是受到了更多的小人的关注,最后老马的结局也就是
被扔到了北郊监狱,和牛强一样都是有期徒刑八年,但是先一步来到北郊监狱的
老马,如果表现好的话,应该比牛强先一步出去。
  而那个陆俊则是比牛强先来了一个月,不过人家抱着三年就出去了状态,绝
对是老马和牛强比不了的!经过了老马这一顿讲述当年在南疆战场上的血肉横飞,
还有十几个自己最亲密的哥们,每一个在执行什么任务的时候被敌人残忍的杀死。
  而老马又是如何复员了以后又如何的和等待老马结婚的青梅竹马的媳妇终成
眷属,老马又是如何的力排众议的,为了能多照顾媳妇而选择了和媳妇一个国营
大厂。
  又是如何的在九八年朱丞相一顿忽悠之后被迫下岗,在下岗之后最后走上了
黑道这条不归路……
  当听完之后的牛强,也不自禁的感觉到老马身上的那种沉重,自己和张鑫之
间的不幸仿佛也就没什么了,好歹现在只是自己对张鑫的一厢情愿,而老马明明
和嫂子两情相悦之下,还要被迫的离婚的相比,自己实在是幸福的多了。于是牛
强也就渐渐的释然了。
  释然了的牛强第一件事就打算找陆俊去道歉去,毕竟陆俊白天说的话也没什
么,只不过自己摊上了这个破事,一时间的激动了。结果陆俊的话听起来略有一
点的歧义了,这也就导致了牛强直接的爆发了。而此时老马也说道:「去跟陆俊
说一声吧!都是男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在一起改造的日子还长着呢!」
  而一回头的牛强正好看见监号里的犯人都津津有味的坐在一旁听着呢!这一
下给牛强造的挺尴尬的,毕竟私下给陆俊道歉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陆俊道歉是
两码事,但是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就像是男女之间的事情似的,到了临
界点你憋回去,那么就等着蛋疼吧!
  尤其是看到了身后的陆俊正眼巴巴的瞅着自己的时候,这边牛强伸出一只手,
沉吟了一下说道:「陆俊哥,这事的确是我的不对,你大人有大量,今天的事情
全怪我……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陆俊也坦然一笑,伸出手来握住牛强的手,笑道:「你小子啊!下次别这么
火爆的脾气,今儿我说的也都是气话,我这人就这样,过后的事情就忘了……」
  于是就这样,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度过,三年的时间很快就到了,陆
俊最先出狱。之后牛强和老马在里面的开销用度也就都陆俊一手包办。而再过了
两年,老马的刑期也满了,老马因为表现良好,外加陆俊在外面托关系找人,最
后老马减刑了两年。
  就剩下牛强在监号里苦熬了一年,最后自己的减刑也办了下来,也和老马一
样减刑了两年。书说简短,这一年牛强的心里跟长毛了一样,在不断的煎熬着,
每天看着监号里的报纸,早就知道这六年过去了,现在的外面早就已经大变样了,
根本就不是当初自己所熟知的年代了。而监狱里和外面的世界毕竟是脱节的,所
以出去了以后,什么都要重新的适应。
  一边是对自由的无限向往,一边是害怕外面的世界的尔虞我诈,害怕自己在
外面继续的被伤害,牛强此时很矛盾,矛盾的恨不得一直的在监号里无限期的蹲
下去。自己早就已经适应了劳改队的这种生活了,突然间的要面对着外面的世界
的时候,牛强不自禁的害怕了起来。
  又是一个凄风冷月的冬季,这个冬天仿佛特别的冷,光头反着光芒的牛强背
着自己的行李卷走出了北郊监狱的大门,此时牛强甚至有一种回头的冲动,但是
此时的牛强还是想方设法的没有回头。毕竟有规矩说过,出去了就不要回头,否
则早晚还会被抓进来。
  当然离开了北郊监狱的牛强看到迎接自己的不是自己含辛茹苦的父母,而是
一台劳斯莱斯幻影上下来了两个人,一个当然就是倒腾煤的陆俊,另一个自不必
多说了,自然就是监狱里的老大哥,老马了。看到远处的两人下车来接自己的时
候,牛强突然间一下子就释然了,自己不适应外面有什么要紧,这两个兄弟不是
适应了吗?自己差什么啊?
  而看到了俩人都是一身名牌的凑了上来,自然而然的就是先跟两个兄弟一人
一个拥抱,完事这边陆俊就把牛强拉上车,上车以后一边发动,一边问道:「里
面不是说临出来两个月都让留头发的吗?你怎么剃了个秃子就出来了?生怕别人
不知道你是劳改犯是咋的?」
  一边摸着头上的青茬,牛强一边笑道:「别说这个了,我甚至连家里都没告
诉,我爸我妈根本就不知道我减刑的事情,这两年他们岁数也大了,也不怎么来
看我了。我寻思先出来混出个人样,然后再回家,衣锦还乡的报答他们,而不是
回去就……」
  老马赶紧岔开话题问道:「那你出来了以后打算做点什么啊?记得你好像在
里面的时候说过,你好歹是个大学生什么的。如果就这么的跟我们在一起瞎混的
话,好像有点可惜了……」
  听到老马这话,牛强不自禁的笑了,直接在车的仪表板上摸下来一根白沙,
然后轻轻的点燃了,笑着说道:「马哥你真是搞笑,什么大学生不大学生的!扔
到里面就不是人了,都是畜生了,要不然干啥里面分上槽子下槽子的?咱们关系
铁,在一个槽子里喂料,所以兄弟出来了,自然一样都是平等的!下次你再这么
说话,老弟可跟你急……」
  正聊着呢,看见车停在一个金碧辉煌的门脸前,而门脸上就写着「金碧辉煌
大酒店」的字样的时候,这边牛强和陆俊刚要下车直奔进去的时候,老马却在后
座上说了一句:「兄弟们,能不能换一家啊?老子可是正宗的回民啊!吃不了…
…」
  牛强没什么反应,但是却看见陆俊狠狠地撇了撇嘴,打断了老马的发言,说
道:「就你丫还回民?在号子里的时候比我们几个加在一起都能吃肉!到门口了
才说自己是回民?是不是有点晚了?」
  老马却一个苦笑之后说道:「俊哥啊!刚才强哥都说了,在里面大家都不是
人,都是一个槽子里吃饭的畜生,牲口,怎么可以和外面能一样呢?再说现在咱
们都已经出来了,怎么就还能跟里面一样呢?再说我好歹也算信教,在里面也没
有什么回民食堂,不吃就只有饿着……」
  看着陆俊还要搭话,这边牛强赶紧说道:「那咱们还是找一家回民饭店吧!
  这里虽然好,但是被老马这么一说,我还真馋烧麦和羊汤什么的了!尤其是
回民的馅饼,五六年没有吃过这玩意了,现在以听老马这么说,马上就想去尝尝
……」
  陆俊笑着叼上一根白沙,钻到车里又发动了车子,就这样的一直的向前开着,
而看着外面的灯红酒绿的街道的时候,牛强不自禁的问道:「怎么出来这么久了,
还在抽白沙啊?你好歹也是一个少东家,家财万贯的,怎么这么省啊?还有这台
不知啥名的车!也不咋值钱吧?」
  牛强的这一句话差点把陆俊笑的喷出来,一脚刹车就停到了路边,一个劲的
咳嗽着!而旁边的老马赶紧解释道:「咱在里面就抽遮掩,他就觉得出来了以后
要是换了牌子就是忘本了,别说抽白沙了,就算他让卷烟厂给他定制白沙都定的
起!再说这车叫劳斯莱斯幻影,你没事的时候去看看汽车杂志或者上网找找就知
道了……」
  看到两人都是一种没文化真可怕的眼神瞅着自己,陆俊咳嗽的眼泪都出来了,
而老马也一幅哭笑不得的表情,牛强装出恼羞成怒的样子说道:「饿了,怎么还
没到回民饭店啊?这现在都变成这样了,我都不认识那是哪了?找一家还没关门
的,先吃点饭……」
  闲言少叙,一顿饭的时间过后,三个人都挺着肚子出了饭店,这边都喝的醉
醺醺的。尤其是牛强,这顿饭基本上跟没吃一样,吃了多少吐多少。本来牛强的
酒量还算可以,好歹当年也是业务出身,酒量在大学那会也算得上不错的了,可
是劳改队里上哪去喝酒去?所以六年没喝过酒的牛强可算是解馋了,这顿酒下去
之后,早就把胆汁都吐出来了。不过牛强也没浪费酒,吐出来了以后回来继续喝,
一边喝一边默默叨叨的给自己劝酒:「酒是爹,菜是娘,喝死总比枪毙强……」
  就这样的架着牛强出了饭店,这牛强一见冷风,不自禁的又是一口酒水上涌,
直接的就又趴在树边上开始吐了,当然老马和陆俊也没少喝,也是微醺的岁月了。
  看着牛强一个劲的吐,这边陆俊马上说道:「别开车了,不是哥驾驶技术不
行,而是这个狗日的再吐我车上……」
  老马此时也喝到了状态,不自禁的童心大起,立刻摆出一个西游记里悟空的
造型,瞭望了一下说道:「师弟,前方有一个水帘洞,据说洞里全都是女妖精,
咱们架起二师弟去降妖吧……」
  陆俊也笑骂着给了老马一拳,说道:「你他妈怎么不叫我师傅呢?什么师弟?
  我他妈像是秃顶了的人吗?再说你丫摆什么孙悟空的造型?你丫姓马,自然
你是白龙马……」
  「白龙马就白龙马吧!」老马也没客气,直接把牛强扛在肩上,笑着用他沙
哑磁性的嗓子唱道:「白龙马,蹄朝西,驮着唐三藏小跑仨兄弟。此去嫖娼不容
易,一顿挥洒人民币……」就这么的直奔一家道对面霓虹灯闪亮的叫做「清华池」
  的浴池。
  这家浴池还算是高档,进了大门的牛强就看见一个超大的七八米的大鱼缸子
拦路挡在门口,里面游着成群结队的花色的小鱼。这要是按照风水学来说,叫做
玄关挡煞。而且一进门就碰了一下风铃,那风铃挂的当不当正不正的,正好谁也
躲不开。而且风铃是五个爪的,按照号子里的一个自称道号天诗的秃顶了老犯闲
来无事的时候讲风水的时候说的,这绝对是经过高人指点了!(版主魔鬼天诗请
勿怪,抓壮丁哈哈!)
  再看地面和四周的摆设,完全是按照太极、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
七星、八荒、九宫结合摆出来的阵势,完全的一环套一环的,而且按照那个自称
道号天诗的老家伙说的,这里的吧台完全就是一个虎口型的吞财大镇,并且在这
里根本就看不到供奉什么文武财神之类的东西,看来绝对的高人指点啊!
  反正这边正看的目不暇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衣着暴露,徐娘半老的女人出
来直奔陆俊就过来热情的大嗓门的喊道:「哎呦喂!我说这是什么风啊?怎么是
陆公子来了啊?我说怎么这一大早就觉得这左眼皮不断的跳来跳去的呢!陆公子
可有日子没来了?」
  陆俊没好气的回答道:「老规矩,开三个包房,给少爷安排个女侠,剩下的
你自己问他们,今儿我哥们回国,要好好的嘻嘻晦气,把你们最特色的跟我哥们
讲讲,有什么特色的推荐推荐!反正本少爷就喜欢你们武侠这个调调……」
  妈妈桑笑着点点头,然后回头对老马问道:「马哥要什么特服?还是的制服
诱惑?话说马哥啊!自从你喜欢玩这套以来,咱家的小妹可都每人都准备了好几
套了,什么警服、护士、白领……」
  老马也装的没好气的拍了妈妈桑的屁股一把,笑道:「老子就喜欢女警,还
是按照上次的来,不过别整那骚骚贱贱的,要有点警察气质的,这样干起来才有
意思……」
  妈妈桑又笑着看着晃晃悠悠的,心思不在这里,眼睛四处乱瞄的牛强,一瞅
这个家伙就不是什么雷子(警察,香港叫条子,大陆叫雷子,黑话切口。)十有
八九的就是个初哥。而看老马和陆俊对牛强的态度,应该不是一般的关系,所以
也不敢怠慢的上前询问了一下:「这位帅哥想要什么姑娘?」
  牛强却一时间回答不上来,六年了,六年没尝过女人的滋味的牛强想起六年
前自己就是栽在女人的身上,虽然现在出来是给自己接风洗尘的来买春,但是牛
强想起自己强大的战斗天赋来说,咬咬牙的沉声说道:「我先看看他们怎么玩,
然后你再给我安排个扛干的……」

丁香五月电影 丁香五月天在线电影 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 激情深爱 开心五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