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水中花——特警英雌番外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水中花——特警英雌番外篇】



  「凄雨冷风中,多少繁华如梦,曾经万紫千红,随风吹落。蓦然回首中,欢
爱宛如烟云,似水年华流走,不留影踪……」
  小孟端着一个托盘,站在雾之花夜总会的总统包房门口。他手上端着的是客
人点的轩尼诗XO,但他并没有推门进去。而是站在门口,静静地听着里面传出
来的隐隐歌声。歌者是一位女性,歌声既美妙又幽怨,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
的歌声,不仅动听,而且动情。
  「……我看见水中的花朵,强要留住一抹红,奈何辗转在风尘,不再有往日
颜色……」
  歌到此处,小孟仿佛听得见歌者一声轻轻的叹息。
  「……我看见泪光中的我,无力留住些什么,只在恍惚醉意中,还有些旧梦
……」
  歌声婉转低回,如诉如泣,听得小孟的眼睛发酸。他不禁有些好奇,是谁,
能把一首水中花唱得愁肠百转,字字关情?在他的印象中,雾之花夜总会有几个
头牌虽然唱得好,也只不过是KTV水平。现在房间中的声音,绝对比他听过的
林忆莲的演唱会还要强上几分。领班刚才让他上来送酒,嘱咐他说这一间房的客
人是自家的大老板在亲自陪同,一定要机灵谨慎。这更让他好奇。是什么样的客
人,需要军哥亲自陪同,而且还唱得这么好的歌?这样绝美的歌喉,那唱歌的人,
该也应是一个明艳动人、温婉娇弱的美女吧?
  在他思绪纷乱,胡思乱想的时候,歌声变得高亢起来——
  「……这纷纷飞花已坠落,往日深情早已成空。这流水悠悠匆匆过,谁能将
它片刻挽留?」
  听到这里,小孟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身世,青春的记忆。心动、情动,在他还
沉浸在这凄凉的叹息里,歌声却峰回路转,再度低回,字字触痛他的泪点:
  「……感怀飘零的花朵,尘世中无从寄托。任那雨打风吹也沉默,仿佛是我
……」
  此刻的小孟,堂堂七尺男儿,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流满面。他忘了
自己是来送酒的,忘了自己只是一个夜总会的小弟。他只想扑倒在唱歌女子的怀
中,让她轻轻地抚慰自己的,轻轻地抱着自己……
  歌者仿佛知道他在门外偷听,还在不依不饶地在他的耳边低吟着,「……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门外的小孟,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她的旋律低唱:「凄雨冷风中,多少繁华如
梦,曾经万紫千红,随风吹落……」
  突然他腰间的对讲机里传来领班不耐烦地声音:「小孟,你个屄养的!酒怎
么还没送去?!军哥等着呢!」
  小孟这才从歌声中清醒过来。他赶紧擦干眼泪,轻轻地推开包房虚掩着的门。
  包房里的暗淡光线透着一股暧昧和色欲的颜色。偌大的空间里充满了烟味、
酒味、女人的香水味和男人的体味。大屏幕上一朵红色的鲜花,正在风雨中凋零。
  在大屏幕对面的一排沙发上坐着四五对男男女女。人们的面孔隐藏在烟雾后
面,看不清楚。转动的球灯的光线闪过,偶尔照亮烟雾中的人体。那些凸凹有致
的身体反射着肉白色光——是那些女孩们,她们都是一丝不挂。
  在光怪陆离的光线中,小孟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歌者,他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心
脏都停止了跳动。这个女孩怎么这么美?!她不象其他人那样,埋坐在沙发里,
而是跪在巨大的大理石茶几上面。更让他惊诧的是,她也是一丝不挂!象一尊白
玉雕像一样,手捧麦克风,静静地跪在那里。她乳房高耸、腰肢纤细。浑身的肌
肤雪一样白,幽幽地向外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给黯淡的包房增添了一抹暖色。那
些烟雾并没有遮挡住她的美丽和风韵,反而让她整个人笼罩在一层光晕之中,好
象女神一样,美丽、高雅、神秘。
  对于小孟来说,在夜总会的包房看见裸体已经不是稀罕事。经过多年的夜总
会生涯,他也早已经被锻炼了出来。多美的小姐光着身子在他眼前,他也不会有
任何反应。但是第一眼见到这个跪在茶几上的女孩,有一种性感的力量正在从她
的身体里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这种女性特征美到了极致的力量瞬时摧毁了他的
抵抗力。他的生殖器一下子就硬了!
  他的眼光一直不舍得离开她的肉体。随着一步步走近,他更得以看清她那绝
世的容貌。他混过多家高端夜总会,也算见识美女无数,却从未见过象这个歌者
一样的女人:她的美,既清纯又性感,她的脸庞完美,鼻梁俊秀挺直,鼻子下面
小小的樱口生动诱人。她就那么静静地跪在那里,柔弱得好象一股风就会将她吹
倒。他不由自主地摒住了呼吸,生怕一口气息重了惊吓了她。他很想看到她的眼
睛,可惜她眼睑低垂,只看到长长秀气的睫毛。
  走过她的身边,他好像被笼罩在一股缥缈的兰花香氛中。他不敢仔细地盯着
她看,只用眼角的余光迅速一瞟,就足以看清楚挂在她睫毛上的泪水。
  她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红色的项圈,上面系着一条闪光的钢链。看到这人间极
品被人象狗一样对待,他的心里象被刀子狠狠地划过,双手不由得紧握着托盘。
  此时若这女子让他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他也在所不惜。
  钢链的另外一头握在一个男人的手中,微胖、秃顶。小孟对他的模样很熟悉,
他就是这家夜总会的董事长,自己的大老板,于建军。江湖人称嘎子。
  于建军上身的衬衫的扣子尽数解开,露出一身肥肉。一个妖冶赤裸的女孩伏
在他的肩头,看着小孟吃吃地笑。他认出来,这是雾之花的头号小姐,是嘎子大
价钱从上海新天地挖来,叫菲菲。等走到嘎子的面前,他才看到,下身于建军只
有一条三角内裤。他的两腿之间股股涨涨的,明显是勃起了的。小孟低低地叫了
一声:「于总。」
  于建军挥了挥手,示意他倒酒。回头看着自己左侧的男人:「张书记,这歌
唱的好吧?」
  那个张姓男人一直张大着嘴巴,目瞪口呆地盯着唱歌女孩的背影。听到嘎嘎
问他,这才回过神来,咽了一口口水,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自
己鼓了两下掌:「嗯,好啊!绝对是歌星水准啊!在北京也见不到这样的好嗓子
啊。」
  于建军嘴角浮现出一丝阴笑:「张书记,这小嫚不仅人靓歌甜,而且又骚又
嫩!小屄里面会动啊,哈哈哈!」
  小孟清楚地听到张书记的喉咙里咕咚了一声。坐在张书记左边的男人接过小
孟递上来的酒,附和道:「于总,真有你的!这个小嫚长得真他妈的勾人儿,恁
哪儿找来这么靓的妞啊?」
  于建军举起手里的酒杯向左右示意,喝了一口,才接上那个男人的话:「吴
主任,这个嘛……你猜猜。」
  「嗯……北京天上人间的小姐?」
  从京城来的张书记摇了摇头,「档次高得多!」同时把询问的眼光偏向右侧。
  坐在于建军右手边的男人皱了皱眉:「这小嫚的气质和身条,不象出来卖的。」
  于建军点了点头:「吕局长好眼力。能看出来她是干嘛的?」
  「模特?」吕局长试探地问,「演员?」他摇了摇头,把自己给否了,「妈
屄现在的演员都浪着呢,主动往恁大腿上坐,推都推不开。这个小嫚还他妈地害
臊呢,应该不是。」
  坐在吕局长右边的人摸着怀中小姐的奶子哈哈大笑:「吕局长,冰冰是不是
坐过你的大腿啊?」
  吕局长得意地一笑:「那是。哪个从岛城出去的女演员没坐过我的大腿啊?
  不过啊,甭看那么多人迷她,她那身段,她那模样,还有那嗓子,哪能跟这
个比啊?「
  菲菲娇笑着对吕局长说:「干爹,您说的不是那个范爷吧?」
  「不是她是谁?现在火了,都叫爷了。她坐恁干爹大腿的时候,还不是爷呢。
  哈哈。「
  吕局长右边的人插了进来:「嘎子,恁不是把谁家的老婆偷出来了吧?」
  「黄秘书长,恁看看这小嫚的细皮嫩肉的,一挤就出水儿。哪家的少妇能有
这么水灵?」
  吴主任也跟着于建军挪愉黄姓的秘书长:「老黄,恁白黄了。看看这小腰儿,
细得跟什么似的。再看看这对奶子,大还不说,又挺得老高。还有那小屁股,又
窄又翘。那天天被男人肏的少妇恁还不知道?再年轻的少妇儿,小肚子也是鼓溜
溜的,腰也粗了,奶子也耷拉了。」
  所有的男男女女都狂笑起来。
  正在收拾垃圾的小孟偷眼看着跪在那里的,歌者还是静静地跪在那里,一动
不动。但是细心的小孟还是发现了不同——她的脸颊因为羞愤而蒙上一层红晕,
涂上了胭脂一样,红艳欲滴。
  一直搂着张书记的小姐问道:「于总,这小嫚看着有些文气。恁看看,她的
脸又红了。刚才脱衣服的时候也是执执拗拗的。来出台的还这么害羞,不会是个
大学生吧?」
  小孟心底里也在猜测:这个与众不同的小姐,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最后还是「张书记」说话了:「老于啊,恁就别打哑谜了。这帮老哥们等的
心里都出火了。」
  大家又是一阵会心的淫笑。
  于建军脸上笑眯眯地,好像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他抖了抖手中的钢链:
「告诉大家,恁是干啥地?」
  小孟这是已经收拾好了垃圾,正要起身向外走。听到老大的这句话,他也有
意地放缓了动作。
  屋子里霎时静了下来,除了小孟,所有的眼睛都落在叶岚的身上。只见她的
嘴唇嚅动了几下,很艰难地说出话来:
  「我,我是,性奴……是军哥的性奴。」
  大家都哈哈地笑了起来。于建军却没有笑,他用力地把手中的钢链抖了起来。
  钢链象一条毒蛇一样飞舞起来,重重地落在女孩的后背上,发出啪地一声脆
响。
  这一记,也抽在小孟的心上。
  坐在沙发上的人,都清楚地看到女孩光洁美丽的后背多了一道血痕。
  「恁个骚货,谁他妈的不知道恁是我嘎子的性奴!我问你是干哪行地!」
  「……我……我……」
  噼啪两声脆响,裸女的后背上又添了两道血痕。如同两条红色的毒蛇,缠上
一尊白玉的雕像。这次不仅是小孟,在场的男男女女都有些心疼了。嘎子这家伙,
对这个美的像神仙一样的女人居然下得去手?
  「快你妈屄说!你的小穴是不是又想被鳗鱼肏了?!」
  经过她侧面的小孟清楚地看到,女神的裸体因为惊吓而微微地颤抖着。他的
心也跟着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这么美丽优雅的女人,怎么就落在嘎子这个色
魔的手里了呢?
  「……我……我是……警……察……」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女人的声音已经低不可闻,已经是羞愤到了极点。
  她的双手紧紧地攥住话筒,好像那个就是她在溺水前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肏!」屋子里的一众男女不约而同地惊呼了起来!这个像狗一样拴在台
子上的女孩居然是个警察?!那个黄秘书长好奇地问:「于总,这个小嫚是咱们
岛城的警察?」
  于建军对于大家的反应很满意,他对黄秘书长使了个眼色,厉声对着赤裸的
女警问到:「告诉各位领导,恁是哪里的警察啊?什么警衔啊?干哪一行的啊?
别他娘的跟叫床似的,一个字一个字地蹦!要不然今天没有人肏你!」
  「我是……北……北京的……特警……三级警监……主要工作内容是……是
……」
  小孟偷眼看着,好像看到某种晶莹的东西在女神的眼角闪烁着。
  吕局长的胆子最小,他不敢相信地看着一丝不挂的女警和面带淫笑的于建军:
「于总……三级警监……正处级哎……是真的吗?」
  于建军的笑容更加淫邪,他从屁股底下摸出一块蓝色的牌子,看也没看就扔
给吕局长。他的声音变得冷酷无情:「光屁股警花,快点儿说下去!」
  女警监打了一个寒战:「我……我的工作……是……是让主人在我的骚屄里
放枪,在我的子宫里留种……」,说到「主人」这个字眼,女警好像已经进入了
一个自动播放模式,她的语速变得流利起来,声音依旧甜蜜清澈,却没有了任何
感情色彩:「我最喜欢的枪是主人的大鸡巴。我最欢破奸杀案,要被主人活活地
奸死……」
  听到这里,小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淫荡的话语,是刚才那个羞涩得
要死过去的女神口中说出来的吗?
  吕局长看着手里那一块长方形的布牌,上边是一枚橄榄枝和一枚四角星花,
正是三级警监的肩章。他吓得手一抖,肩章掉在了地上:「于总,这……这行吗?」
  「行!」于建军哈哈大笑,「吕局长,你想让这个女警察干啥都行!要不您
撒泡尿让她喝了?」
  一向自诩色中老手的吕局长长的脸上也觉得有些挂不住:「咳咳……于总笑
话了。」
  所有人都狂笑了起来,只有小孟清楚地看到,在女神说过这一番下流的话后,
有两粒剔透的珍珠从她的眼角滑落,砸在坚硬的大理石台子上,碰得粉身碎骨。
  于建军却并不想就此放过她,他要继续凌辱她那已经千疮百孔的尊严,直到
她的灵魂如同她的肉体一样,再度粉碎,融化在淫欲和羞耻的地狱里。他收了笑
声继续冷冷地逼问:
  「说!你叫什么?!你老公是谁?!」
  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完美肉体突然再度如玉石一样僵硬起来,每个人都可以
看到女警绝美的面庞扭曲了起来。羞耻、愤怒、兴奋、怀疑、痛苦……各种神色
在这世上最美的一张脸上交织在一起,显现出一种诡异的美感。
  「……我叫……叶岚。我老公……我老公是聂岩滨……」
  霎时,屋子里面鸦雀无声。小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倒退着关严了包房的门。
  他不忍心听到从里面传出来任何声音。
  过了良久,那个黄秘书长才打破寂寞:「老于啊……」
  他想了想,接着说:「我知道聂岩滨的老婆死了。这个是?」
  「嘿嘿嘿……」于建军发出一阵阴冷的笑声。「大家都以为聂岩滨是个人物,
不好女色。恁就不知道他还有这个小老婆吧?」
  大家都淫笑:「还真不知道。」
  「那是,恁知道聂岩滨老婆是怎么死的吗?」
  吴主任接下来:「不是打车出了车祸吗?」
  「老吴啊,恁也太相信谣言了。是老婆辛萍跟那个开出租车的搞破鞋。我帮
他杀了奸夫淫妇嘛。」
  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于建军身上,没有人注意到跪在茶几上的叶岚身子在
剧烈颤抖,好象心底里起了莫大的波澜。
  包房里的大家面面相觑,这个消息太重磅了。聂岩滨和于建军两大派别在岛
城明争暗斗很多年了。而市里边又希望两方相安无事。结果岛城扫黄打黑那么多
年,公安局长都象走马灯似地换了几茬,两派的力量却越来越大。
  他们都是于建军在政府内的死党,从前很少见到于建军直接招惹聂岩滨,今
天这是怎么了?于建军不仅杀了聂岩滨的正室,还绑了聂岩滨的小老婆,让她做
了自己的性奴。难道两派要直接开战了?大家虽然都是一条船上的。但想到聂岩
滨的威势,不仅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
  于建军也不继续说下去了。他又敬了一圈酒,放下酒杯,走到叶岚身边。脱
下自己的裤衩:「来,舔了!」
  叶岚稍稍犹豫了一下,张开樱口,把他笔直梆硬的生殖器含到了嘴里。
  坐在一旁的吕局长是文化人出身,一直负责文化的事儿。所以心里有点儿文
化人的劲头。他有些惋惜地看着叶岚的嘴巴。这张饱满动人的小嘴巴,刚刚还唱
过那么动情歌曲,唱得他的心都碎了。现在就把,唉,就把于老大的那根臭鸡巴
叼嘴里了。真是,真是他妈的煮鹤焚琴呐。
  于建军好象知道他的心事。他象征性地把鸡巴放进叶岚的嘴里涮了一圈,就
拿了出来。他就是想让大家看看。他嘎子不怕聂岩滨!聂岩滨的老婆还不是跑到
这里给他当性奴来了?他今天的目的,是要让聂岩滨的老婆来给大家玩。一则贿
赂各位官员。特别是张书记,是他在京城的后台,一定要招待好了。二则将大家
拉上船,回头两边翻脸决战之时,大家不会背弃自己。
  他拍了拍叶岚的裸背:「岚奴。」听到他这样叫自己,叶岚的身子一震。仿
佛被催眠了一样,脸上罩上一层红润。他用手环指沙发上诸人:
  「这些都是我的贵宾。今晚你要招待好他们几个。要不然……哼!」
  叶岚低下了头:「是,岚奴知道了。」
  「来,先让大家看看你有多浪。」说着,他从茶几上拿起一个电动阳具,放
进去!「
  所有男人的眼光都死死地盯在她的身上。聂岩滨的名字虽然在他们的心里惹
起一阵风浪,但很快就被眼前这个绝世美女的姿态掩盖住了。她的一举一动,一
泪一颦,都风情万种,勾魂摄魄。
  叶岚将假阳具拿在手中,看了又看。她缓慢地坐了下去,将粗大的橡胶棒伸
向自己下体。
  「等一等!」吕局长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一步,「你等一等。先转过来,对
着我们插!」
  男人们又爆发出一阵淫笑。
  菲菲知趣地跳了起来,「干爹,要把灯都打开吗?」
  「对对对,最好有聚光灯!」
  雾之花夜总会的总统包房的设备号称岛城第一,就没有其他夜总会敢说是第
二。这间巨大的包房里有着专业舞台灯光、音响。明亮的灯光从各种角度落下来,
把茶几上的女子照得雪亮。她已经按照吕局长吩咐,把身体转向沙发。
  今晚一开始她从暗淡的光线中被于建军带出来,脱光衣服。男人们更多地注
意到她的轮廓、面容、乳房、腰身、长腿……现在,当所有的聚光灯投射到她的
身上,她的每一处细节都毫无保留地呈现给他们,让他们几乎窒息——
  灯光下的女子,肌肤洁白胜雪,反射出有些耀眼的光芒。两粒鲜红的乳头,
仿若处子。腰肢细得惊人,一粒小巧的肚脐恰到好处地点缀在她的腹部中央。她
坐在台子上面,两条玉腿相互交叠,掩住了她的圣地。她面对着他们,低着头。
  长长的秀发瀑布一样披散下来,轻轻地搭在乳房上面。那根巨大的肉色假鸡
巴她的双手捧着,显得格外丑陋。
  太美了!所有人都被这美丽的尤物惊呆了。屋子里面只听得到男人们粗重的
喘息。
  「快点儿!」吴主任等得心急火燎,忍不住开了口。
  叶岚咬住自己下唇,大家可以清楚地看见她雪白发亮的贝齿。她缓慢地对着
男人们打开自己的双腿,露出两腿间一丛淡淡软软的耻毛。但是她并没有停止,
一直将双腿分开到最大角度。人们可以看到她窄小精致的阴户。一束灯光正从她
的正前方投射到那里,可以看得见粉红色的反光。
  「哇!」屋子里面一阵惊叹声。
  这一下,连最沉着的张书记都忍不住了:「老于,这个怎么长得象个还没开
苞的雏儿啊?」
  于建军笑的有些谄媚:「您来青岛,我还不给您准备最好的货色?怎么样,
极品吧?」
  「极品,极品……」张书记喃喃地自言自语。
  茶几上的美女伸出了舌头,在没有生命的假阳具上仔细地舔着。男人们长大
了嘴,他们每一个人都希望她现在舔吸的是自己的生殖器。
  等到她晶亮的口水涂满那个鸭蛋一样的龟头,叶岚便将假阳具挪到自己的两
腿之间,在自己的阴唇之间上下移动,同时扭动着曼妙的身姿——在整个过程中,
她低垂的脸上写满羞耻。但是这一套动作本身却一种说不出的性感、优雅,没有
半分生涩,好像她已经练习过无数次。旁边的人看得出来,只有短短的几秒钟,
她就进入了状态。她的情感已经完全沉浸在这色欲的舞蹈之中。很快地有清亮的
液体从她两片粉红色的阴唇间渗了出来,小溪一样流到了台子上。而她的呼吸也
逐渐地急促起来,脸颊上的绯红已经开始蔓延到玉颈之上。
  所有的男人都伸着脖子,象一群鸭子一样呆呆地看着。他们见过无数女人在
自己面前宽衣解带,搔首弄姿。却从未见过一个连自渎都做得这么自然,这么优
美的女子。
  「快点儿放进去!」这是于建军的声音。
  「是……」叶岚低低地答应了一声,然后毫不犹疑地调转假阳具,将龟头顶
住自己阴门。
  张书记看着那根阳具,莫名地有了一种心疼的感觉。作为行家,他认得那种
是美国制造的,专门用来调教人高马大的洋妞。阳具的直径比小孩子的手臂还要
粗一些,长度足足赶上他的小臂,更不要说前段那个巨大的龟头了。他玩过俄罗
斯和欧洲的洋妞,她们骨盆宽、屁股大,这种特大号的性器可以勉强进入。而眼
前可人儿虽然身材高挑,但是她的骨盆却很玲珑,而且那个粉红色珠蚌是他见过
最窄小的一个——我肏!这根鸡巴能插进去吗?
  其实,不仅他这么想。除了于建军之外,旁边的男男女女也在瞪大了眼睛看
着。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大得匪夷所思的橡胶棍毫不费力分开叶岚粉嫩的阴唇,
缓缓地送入她的阴道。在人造性器插入她体内的瞬间,她的樱唇之间发出一声轻
轻地呻吟:
  「哦……」
  这一声轻叹,几乎让所有的男人血管爆裂。
  巨大的橡胶棒挤入狭窄而又充满了爱液阴道,将里面汁液尽数挤出体外,发
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咕唧、咕唧的声音。同时伴随着叶岚低低的呻吟。而随着阳具
的深入,她的身体好象也在逐渐变软,动作变得愈发柔媚,仿若无骨。
  「真他妈的湿啊!」黄秘书长的一句话道出了所有男人的心声。
  叶岚好象被那根橡胶的东西摄住了魂灵。当那个东西完全地进入她的体内,
只留下外面的把柄时,她的身子突然变得僵硬。她好象在竭力地抵御着什么,用
双手紧紧地撑住桌面,十根秀气的手指反向弯曲着,好象要尽力地插入石头做的
台面中,才能让自己不至于瘫软下来。
  于建军好象对叶岚的反应了然于胸。他狞笑着地打开了阳具的开关,那根巨
大的东西在她的体内发出嗡嗡的声音。她的身体好象也在随之颤抖,渐渐地,她
不再抗拒,冰雪雕琢的身体仿佛化成了雪水,瘫软在台上。她惹火的玉体不断地
扭动着,在灯光下向旁边的人们展示着自己完美无瑕的肉体。
  张书记看得很清楚,这个女人已经完全地被情欲控制了。她的右手用力揉搓
着自己丰满的乳房,将它们挤压成各种让人血脉贲张的形状。那两粒小小的红宝
石象两小团跳动的火苗,烧灼着他的眼睛。她的左手象在自己的胴体上下游走,
抚摸着每一处凸起和凹陷。她两条笔直圆润的玉腿时而蜷缩,时而伸直,时而象
两条蛇一样紧紧地绞在一起,时而又大大地分开,让男人们尽览桃园仙谷中的旖
旎春色……
  她方才凄美的歌声尚还没有从房间中消散,美玉一样清亮的喉咙里此刻又发
             出婉转的淫声——
  「嗯……哦……呵……哦啊……嘶……哦……呵……嘶……唔……呀……」
  她呻吟声音缠绵悱恻,让屋子里所有的人都欲火中烧——男人们不由自主地
开始脱光自己的衣服,那几个光着身子女孩更是情欲高涨,趴在男人身上不断地
扭动,用着自己的下体在男人的大腿上和胳膊上蹭来蹭去。但让她们失望地是,
  男人们的全部注意都集中在那个叫做叶岚的女子身上——如果此时他们的目光可
  以变为阳具,他们已经奸淫了这个美女千百遍。
  男人们都在围观,可是怯于情面和尊卑,没有人来先拔头筹。于建军流着鼻
血,用手在叶岚的翘臀上用力拍了一下:「乖岚奴。去!先伺候张书记!」
  叶岚然后四肢着地,从茶几上径直爬进张书记的怀里。她熟练地将他的阳具
捧在掌心,低下头去,用自己柔软的舌头舔着他腥臭的马眼。张书记舒服得怪叫
了起来:「我肏,这女警的口活真他妈的好啊!」
  他伸出禄山之爪,将身前美女的两个饱满坚挺的乳房握在手中。上下齐来的
刺激让极力控制着性欲的叶岚再也忍耐不住,她低低地呻吟了起来:「啊……要
我……好主人……好哥哥……好老公……要我喔……人家要嘛……要……呃……」
  张书记也是忍了很久。听到叶岚发出浪叫,他终于爆发,猛地将叶岚拦腰抱
起,推倒在茶几之上。拔出她体内的假阳具,从她的身子后面将自己的鸡巴捅进
她的体内!
  「啊噢!」叶岚发出一声高亢的叹息——那是被假阳具压抑了很久的性欲爆
发了。张书记只感到她的体内波涛汹涌,爱液如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地涌出来。
  而她的阴道就像另外一张小嘴巴,不停地嘬他的龟头,让他不能自持。不到
百余下,他的精液就哆嗦着喷涌而出。
  当他刚刚离开叶岚的身体,吕局长立即扑上来,口中不住地念叨着:「小仙
女儿,我来了,我来了!」他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把双腿分成M形,大力地插
入!
  在各色男人身体下面辗转反侧的女子,就象一朵正在被凄雨冷风大力摧残的
花朵,停不住地摇摆、哀呼、颤抖、呻吟、高潮迭起……

丁香五月天亚洲图 丁香五月天亚洲图区 开心五月四房播播